阿尔弗雷德大王:抵御维京人的英格兰之王

888次浏览 百度收录
网址:http://www.buzhaole.com
网站:走势图

  

阿尔弗雷德大王:抵御维京人的英格兰之王

  这部新作主要讲述了9世纪末期英格兰遭受维京人入侵后,群雄并起、争夺不列颠岛霸权地位的故事。盎格鲁-撒克逊时代最伟大的统治者阿尔弗雷德大王,无疑就是这个英雄时代的故事核心。

  公元871年,业已征服东盎格利亚全境的异教徒大军进入西撒克逊王国,并在雷丁地区修建堡垒,在双方的第一次交锋中。西撒克逊人初战告捷,这次战役也拉开了871年间双方频繁交锋的序幕。四天后,初战告捷的西撒克逊军队在埃塞尔雷德国王的率领下向雷丁进军,但他们遭到维京军队的内外夹击,最终战败。

  与871年的埃什顿之战类似的是,西撒克逊军队同样利用盾墙阵型赢得了与维京步兵的正面对决。不过与埃什顿战后一味追击、未加封锁逃敌的做法不同,阿尔弗雷德在埃丁顿战后的策略显得更为成熟。他不仅及时对逃敌发起追击,还实行了坚壁清野战术,成功地切断了敌军与外界的联系,在心理上给予敌军二次打击。

  埃丁顿之战后,维京人没有再对西撒克逊领土发起大规模进攻。公元886年,阿尔弗雷德则趁势收复了伦敦城,他也从西撒克逊之王成为了盎格鲁-撒克逊之王。

  就这样,仅存的西撒克逊王国成为了英格兰人对抗维京人的唯一希望,它即将面对9世纪最强维京军队的挑战。

  彼时的英格兰,只剩下四个主要的王国:东盎格利亚、诺森布里亚、麦西亚和西撒克逊。到公元870年时,除了西撒克逊之外的三个王国,均已被异教徒大军征服。

  啊!我们和我们的祖先已经在这块美好的土地上生活了将近三百五十年,如今在我们统治下的不列颠竟遭受了由异教徒带来的史无前例的可怕磨难。没有人能料到他们竟会完成这样的一次航行。看看圣库斯伯特的教堂吧!它洒遍了基督教传教士的热血,礼拜用品被洗劫一空。

  阿尔弗雷德首先对传统的兵役制度进行了改革,将民兵划为轮流服役的两部分。一部分是平时务农,战时接受地方长官征召从军的普通民兵。主要用于维护当地治安和在本地区内的作战。另一部分则是战斗力更强、训练更为有素的特选民兵。这些民兵一般从市镇居民中挑选,他们可随时被征召并进行较长时间的作战,其薪酬按日结算。

  从这个意义上说,阿尔弗雷德国王不愧为最伟大的西撒克逊国王和统一英格兰王国的奠基者,诚如丘吉尔所言:

  英格兰军队中也缺少以弓箭手,这使得他们难以从远距离对敌军造成威胁,极其依赖于近身肉搏。此外,这些临时征召的自由民缺乏训练,纪律性差。他们的防御仅限于在征召地附近地区的短暂服役。当服役期满后,这支军队便就地解散,因而难以进行有效作战。

  得知胜利的消息后,阿尔弗雷德十分振奋,打算尽快采取措施与维京人的主力进行决战。于是,他召集各地民兵前来会合。西撒克逊民众听说他们的国王仍然活着并且在积极战斗,无不欢欣鼓舞,群起响应。公元878年5月,阿尔弗雷德调集了萨默塞特郡、威尔特郡以及汉普郡的军队向维京人进攻。

  英格兰人的重步兵主要由临时征召的自由民组成。他们在作战时使用长矛作为主要武器,以长剑和短柄战斧为次要武器。他们的常见装备还包括一面由椴木制成的圆盾和一把短刀。

  然而,一支维京军队的全军覆没大大鼓舞了西撒克逊人的士气。由维京首领伊瓦尔以及首领哈夫丹的兄弟乌比率领的这支分队,由于大意轻敌,在康提斯伯里之战中被采用突袭战法的西撒克逊守军击败。乌比和他的1200名部下全军覆没,维京人的渡鸦军旗也被缴获。

  军事改革的第二项是增强陆上防御。为此,阿尔弗雷德从880年后,开始在各地修建堡垒,以此作为防御维京人入侵的防御重心。一些是在罗马时代的旧城基础上修复其石墙及壕沟。另一些则是完全新建的临时据点和城镇。每个堡垒相距20英里,并可以为周边地区的居民提供庇护。由此建立的防御体系不仅有效地改善了西撒克逊王国的安全状况,减少了维京军队对内陆地区的侵扰。同时这些堡垒也成为稳固地方统治的保障。

  很快,海盗在林斯特凡地区劫掠的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西欧地区。这起暴行甚至令查理曼的宫廷学者约克的阿尔昆都深为震惊。阿尔昆在给诺森布里亚国王埃塞尔雷德的信中哀叹道:

  东部的海岸线极为曲折,有许多深入内陆的峡湾和港湾。周边环绕的小岛,也成为维京人发起侵略的基地。更重要的是,岛上大多数河流均为东西走向,这为维京人深入内陆地区,扩大劫掠范围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阿尔弗雷德国王成功扭转了英格兰人的被动局势,粉碎了维京人征服西撒克逊王国的企图。成功的军事改革,使西撒克逊王国组织起相当数量的民兵和精锐部队。建起堡垒防御体系,在陆上有效地抵御了维京人的进攻,防止维京人深入王国腹地。海军的建立,使英格兰人开始首次掌握制海权。

  此时维京军队开始深入内陆,有计划地建立定居点。这些定居点不仅充当了他们的后勤基地,同时也成为他们的防御要塞。另外,维京人自征服东盎格利亚后开始配备马匹,这极大地改善了他们的陆上机动作战能力。他们在行军时骑乘马匹,以提高进军速度。但在战斗时他们仍然下马作战,继续保持重步兵在防御能力上的优越性。而维京人在防御上的优越性,又因为依托营垒的缘故得以加强。

  继罗马2全面战争推出新的DLC《帝国分裂》之后,CA公司又为喜爱英国历史的朋友推出了一部将在2018年上市的新作《全面战争传奇:不列颠的王座》(A Total War Saga: Thrones of Britannia)。

  公元876年,双方重开战端。由古思伦率领的维京军队出其不意地进入韦勒姆地区开始劫掠。当阿尔弗雷德率军包围维京人时,维京人表示臣服。但古思伦很快撕毁协议,突然夺取了埃克塞特,并在埃克塞特修建堡垒。随后阿尔弗雷德急忙率军赶往埃克塞特

  乘坐长船进行袭扰作战的维京人,不仅具有较强的侦查能力,还可以根据敌情主动选择作战策略。若英格兰人的数量较少,维京弓箭手便利用长船为掩体射击缺少护甲的英格兰步兵,掩护己方重步兵登陆作战。若英格兰人数量较多,战况不利。维京人则可以迅速登船撤离,驶往防备较为薄弱的地区继续侵扰。

  当然,维京人的军事优势也是不容忽视的因素。英格兰人与维京人有十分类似的军队配置,但维京人在海军和步兵方面的优势使他们处于上风。

  虽然维京人损失惨重,但埃什顿之战并未彻底摧毁维京军队。他们仅仅在半个月后又重整旗鼓,并接连赢得了两场胜利。先是在贝辛之战中击败了西撒克逊军队。又在两个月后赢得了梅雷顿之战的胜利,并在战后得到了援军的补充。

  维京重步兵使用的武器与英格兰人相差无几,但他们还有一种强力的破甲兵器双手斧。这种柄长1.5-1.8米的战斧只要一击便可砍透对手的盾牌和头盔,也是克制骑兵的利器。

  军事改革的第三项则是建立海军。为在短时间内确保制海权,阿尔弗雷德认为,制造少量性能更佳的巨舰将能有效抵消维京海军船只数量上的优势。896年,阿尔弗雷德借鉴弗里西亚船和维京长船的优点制造新型战船,组建了英格兰历史上的第一支正规海军。新型长船很快在不久后的海战中发挥了作用,增强了西撒克逊海岸地带的防御能力。

  这些在英格兰编年史家们笔下无恶不作的海盗们,便是大名鼎鼎的维京人。从850年开始,维京人仅用二十年左右的时间便横扫除了西撒克逊之外的其他盎格鲁-撒克逊王国,并使诺森布里亚、东盎格利亚和麦西亚王国沦为附庸。

  继罗马2全面战争推出新的DLC《帝国分裂》之后,CA公司又为喜爱英国历史的朋友推出了一部将在2018年上市的新作《全面战争传奇:不列颠的王座》(A Total War Sa

  阿尔弗雷德仅仅即位一个月,便面临维京军队的再次进犯。被迫应战的阿尔弗雷德在威尔顿丘陵之战中再遭失败。据《盎格鲁-撒克逊编年史》的说法,这一年里双方总共有9次全面交锋。尽管他们打死了9位丹麦伯爵和1位丹麦国,但自身同样损失惨重,几乎到了全军覆没的地步。于是,双方在两败俱伤的情况下暂时议和,结束了871年的战争。

  在雷丁之战中遭受败绩后,西撒克逊人重整旗鼓,随后赢得了871年战争中的最大胜利埃什顿之战。他们在埃塞尔雷德国王和王弟阿尔弗雷德的共同领导下,从不利地势发起仰攻,杀死大量敌军。领军率先冲锋的阿尔弗雷德赢得了他的第一场战斗胜利。

  维京人的长船也确保他们在对沿海地带的进攻中始终保持主动态势。维京长船一般由橡木制成,主要依靠桨手划船推进。其特点是吃水较浅-航速较快-转向灵活,可以沿河逆流而上,甚至能在水深较小的溪流中停泊。坚固的船身又使它能够适应各种恶劣的航海情况,因此十分适合航海远征并进行突袭式的劫掠活动。

  在诺曼底人统治的黑暗时期,阿尔弗雷德依然保持着民族英雄的形象。其形象是一座灯塔,闪烁着撒克逊民族的光辉成就。这位统治者使撒克逊人在抵御丹麦人的无休止的战争中产生了勇气和自立的精神。他以自己对本民族的信心和宗教的信仰鼓舞了他们。他实行法治,治国有方,并把他们的英勇业绩载入史册。这一切使他在传奇和诗歌中获得了阿尔弗雷德大王的称号......

  公元793年6月8日,林斯特凡的天主教堂内正举办一场规模盛大的弥撒。一支突如其来的海盗船队打破了平静。这些海盗在当地大肆劫掠,肆意屠杀手无寸铁的教士和平民。最终,这座教堂付之一炬。

  梅雷顿之战后不久,还不满三十岁的埃塞尔雷德国王在复活节后逝世。由于他的儿子们都还年幼,于是他的弟弟阿尔弗雷德在这关键时刻继承了西撒克逊王位。

  △维京异教徒大军的行军路线年,一支被称为“异教徒大军”的维京军队进入不列颠,开始了对英格兰的征服和定居阶段。这支部队也是英格兰人自9世纪以来,所遭遇的最大规模的外来侵略军。他们在随后14年内,成为英格兰人的最大威胁。

  可以说,装备长船的维京军队具备了轻骑兵侦察、突袭和掩护作战的职能。配合原有的重步兵和轻步兵两类武器系统,使其获得了进行袭扰作战的一切优势条件。

  这次的议和同样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古思伦在878年主显节之夜(1月6日)后,率军离开埃克塞特,悄悄进入阿尔弗雷德的宫廷所在地奇彭纳姆。他们趁西撒克逊人放松警惕庆祝主显节时,大肆杀戮,占领了大部分西撒克逊的土地。西撒克逊的力量几乎在一夜间土崩瓦解,遭遇巨大损失的阿尔弗雷德只能率领着少数贵族以及部分士兵进入森林密布、沼泽遍地的萨默塞特地区。他们除了偶尔通过袭击手段掠夺物资之外,再无其他赖以生存的给养来源。